批壳上阵

收藏总是惨淡的

那一年他遇到了他(笑)

白玉堂,貌若处子,艳绝天下,可惜……
路人:呀,美人!
白玉堂眼神一厉,宝刀出手,鲜血溅出。
……可惜狠如修罗。
强盗:打劫,将钱财交出来!
一袭白衣,一片鲜红。
杀手:白玉堂,有人出钱要你的命!
白色绢布拭去刀上沾染的血迹。

然后他遇上了御猫展昭。
被人说是女的。
展昭:白兄的确俊秀无比,又有一身武艺,为人艳羡。
遇到强盗,刀未出。
展昭:展某要将你们捉拿归案。
遇到杀手。
展昭:有展某在,尔等休想靠近白兄一步。

白玉堂……
白玉堂:开心( ̄▽ ̄)~*

霹雳戏外有病采访(三)【双秀】

〖霹雳新剧新闻发布会〗
壳子:听闻新剧中两位要同时饰演一对反派是吗?
双秀:是的。
壳子:关于这次的新角色,两位有什么要说的吗?
倦收天:这是我们第一次尝试饰演反派,这是一次全新的体验,也是对我们的磨练。我们希望可以将这个角色饰演好。
壳子:那么两位有木有什么法子帮观众分辨一下反派吗?
原无乡:emmm大概他们没有我们闪。
壳子:是因为剧组不愿意给他们打光吗?(笑)
倦收天(一本正经):不,因为他们没有我们秀。
壳子:……麻烦上副眼镜。

霹雳戏外有病采访(二)【意·绮·最·暴】

壳子:继鷇音子与三余无梦生先生后,霹雳十分出名的男团,也被爆出精神问题,请看本报追踪报道。

壳子(递话筒):绮罗生先生,对于霹雳近期的精神问题,你有何看法。
绮罗生:嗯~,这个问题你且看看就知道了。
突然,一口骨刀斜插而入。
北狗:相杀吧!
壳子:……相杀要有爱才精彩。
北狗(收刀):你这个母的,不错。
壳子:……

不远处突显惊天怒吼。
暴雨:我不许你抱住最光阴!
绮罗生:……我没抱。
北狗(转身挥刀):相杀吧!
壳子:……贵地真是热闹啊哈哈哈哈

意琦行(焦急出现):兄弟,你没事吧!
绮罗生:我没事。
意琦行:啊,昔日兄弟扮狗救我的情分,我没齿难忘。今日我便救兄弟于水火。
意琦行转身拔剑加入混战。
壳子,绮罗生:……

暴雨:亲爱的礼物啊,我要拆礼物了。
意琦行:你羞辱我兄弟的事情,今日要了结了。
北狗:……意琦行,我们不是风尘三侠吗?对喽,我要组建天生十三支,你不加入吗?绮罗生在里面占了两口刀,我们一人一口刀,找十二个人就够了。
意琦行:……好像是的。好吧,暴雨心奴,今日我便要你还我兄弟撕耳之仇。
遂,暴雨被围殴。
暴雨:哈哈哈,你们就死在我的心海间吧,哈哈哈

壳子:……绮罗生先生,意琦行先生不是用剑的吗?为何要加入十三支呢?
绮罗生(扶额):你麦说话。

『禁止撕cp啊!』〖禁止〗

霹雳戏外有病采访(一)【鷇梦】

近期,有爆料称,霹雳演员陷入精神危机,接连有演员出现精神异常的状况。本报经过各方努力,终于采访到当事人。
壳子:你好,鷇音子先生。
扣子:你好。
壳子:听闻您的伴侣最近精神状态不是很好,这是真的吗?
扣子(拧紧眉头):是真的。
壳子:能和我们描述一下吗?
扣子(声音颤抖):他……他要和我离婚!
壳子(抽纸巾):……节哀。
扣子:谢谢。
壳子:方便和我们说说离婚的原因吗?
扣子(掩面):他说我们是自攻自受。
壳子:!!!这么劲爆!咳,不好意思,您继续。
扣子:都是霹雳入戏太深,他非要说他是素还真的分身,我也是素还真的分身,劝我回归,不然会魂飞魄散。
壳子:那么三余无梦生先生目前在哪里呢?
扣子(悲痛欲绝):他跑到素还真家里了,要找办法回归!我们已经分居三个月了!三个月!
壳子:……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。

存个脑洞

打算写一个最绮故事,名字叫《共梦》
官逼同死啊!所以最光阴希望入梦那一段就是让同人生存的大好机会啊。
因为是梦,所以打算分三个部分,第一个部分写小最和白小九,两人青梅竹马,一起在山中砍柴的时光。或许其中可以考虑时间城主假扮樵夫乱入一下^o^
第二部分,就水边渔吧。北狗和绮罗生在船上的日子>:-<,小蜜桃会抓鱼嘛,最光阴不会游泳这个……可以钓鱼and烤鱼啊,不如在街上开个烤鱼店吧。顾客,大概就是说太岁了→_→
第三部分写江湖,一个绮罗生不用再漂泊的江湖。各方人马乱入。
番外可以写写时间城,写写九千胜。
嗯,存着脑洞,等开坑

http://忠犬将军饲养纪事
学了放链接,来试试。
已经是新文《忠犬将军饲养纪事》